2019年5月24日

   刑事诉讼法修订以来,对职务犯罪侦查工作相关的侦查措施适用条件的改变、证据制度的丰富等诉讼制度进行较大幅度的修改,为职务犯罪侦查工作供了较为广阔的发展机遇,但现有职务犯罪侦查措施仍相对比较单一、未能完全发挥作用, 加之职务犯罪智能化、隐蔽化趋势的增强,尚不能适应新形势下职务犯罪侦查的实践需求。因此,深入分析职务犯罪侦查措施存在的不足,出完善路径,对于高职务犯罪的侦破能力,保障公权力规范运行,具有十分重的意义。 
  关键词 职务犯罪 侦查措施 完善 
  作者简介周林、朱喆,安徽省蚌埠市龙子湖区人民检察院。 
  中图分类号D9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9-592(214)11-129-2 
  结合我院查办职务犯罪运用侦查措施的实际情况,笔者建议,进一步完善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措施,赋予检察机关强制措施和技术侦查措施的执行权,增设强制证人作证、完善受案环节的监控职能和财产转移监控等途径,从而有效升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的水平。 
  一、职务犯罪侦查措施的含义及实际运用情况 
  (一)职务犯罪侦查措施的含义 
  成功查办职务犯罪案件,就需各种侦查措施,离开了侦查措施,侦查破案就无从谈起。因此,充分运用各种侦查措施,从而及时有效地打击各类职务犯罪案件。 
  职务犯罪侦查措施的含义可以理解为检察机关在办理职务犯罪案件的过程中,为收集证据,查明案情,查获犯罪嫌疑人,依照法律规定进行专门调查活动而采取的措施,具有法定性、强制性、有效性等特点。它主包括传唤、拘传、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证人、勘验、检查、搜查、查封、扣押物证、书证、查询、冻结存款(汇款)、鉴定等。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又进一步完善了讯问犯罪嫌疑人的程序和必的侦查措施。 
  (二)近年来我院查办职务犯罪运用的侦查措施及特点 
  笔者以我院所查办的职务犯罪案件为例,分析侦查措施的实际运用情况。 
  213年,我院立案侦查职务犯罪案件16件18人,其中,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案13件14人,同比上升8.3%、人数上升16.6%。立案查办渎职、侵权案件3件4人,同比分别件数上升2%、人数上升1%。查办的职务犯罪运用侦查措施有以下特点 
  1.传唤运用较为普遍。我市两级检察机关均具备管理规范的办案工作区,传唤大都在办案工作区进行。对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由于没有执行权,则需公安机关配合执行。 
  2.通过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证人来获取口供特点比较明显。职务犯罪特别是贿赂犯罪,由于行受贿双方“一对一”犯罪行为较为隐蔽,书证、物证较少且难以调取,主依赖于讯问犯罪嫌疑人获取口供、询问证人获取证词等办法突破案件。在我院一些案件的查办中,除运用到传统证据外,也运用到电子数据等来固定证据,如在查办市安监局职务犯罪案时,就通过U盘获取证据,为口供供佐证,形成稳固的证据链,从而有效防止翻供。 
  3.运用司法会计鉴定查办贪污、挪用公款犯罪效果明显。由于职务犯罪行为特点决定这类犯罪一般不存在可供侦查部门勘验的犯罪现场、相关证物痕迹等。而司法会计鉴定作为一种重的司法鉴定,在证实贪污、挪用公款犯罪方面具有重作用,被检察机关运用较多。 
  4.通过查封、扣押等侦查措施有效挽回国家经济损失。通过扣押、查封等侦查措施的运用,一方面尽可能地挽回经济损失,一方面有利于说明案情。如我院在211年查办市安监局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案件时,为查明嫌疑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就运用扣押存折、信用卡、有价证券等支付凭证,来进一步分析嫌疑人的收入来源,从而有助于证实犯罪事实。 
  二、职务犯罪侦查措施在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一)不能完全适应刑诉法修改带来的挑战 
  修改后的刑诉法给侦查工作带来机遇的同时,也使得职务犯罪侦查面临新的挑战。刑诉法的修改允许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无须批准直接会见犯罪嫌疑人并不被监听,但这有可能导致在未固定证据之前,嫌疑人被一些缺乏职业道德素养的律师引导,出现翻供的可能。而“不得强迫自证其罪”、“非法证据排除原则”的确立,势必也会对以依赖嫌疑人口供作为突破案件重点的办案模式带来严峻考验。 
  修改后的刑诉法,求侦查工作重点是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这就求在实践中必须重视证据,而想全面获取证据,准确查清事实,就需深入调查,并运用科学、先进的手段来有效发现和获取符合实际的证据。目前有限的侦查措施,使检察机关在收集、固定证据等方面显得力不从心,难以构建完整、稳固的证实犯罪证据体系,不能满足全面指控职务犯罪的需。 
  (二)专门侦查措施相对落后 
  职务犯罪主体一般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并且可以利用其职务为犯罪行为作掩护,相对于普通犯罪一般不会自行暴露,物证少而言词证据地位突出。这些特点的存在,使侦查活动在处理过程中难度比一般形式犯罪大一些。现有的侦查措施已经不能满足新形势下犯罪职务侦查的需,因此,为了防止犯罪职务侦查受到影响,我们需在侦查措施上做出改进。 
  然而,修改后的刑法虽然对检察机关技术侦查措施做出了新的规定,但在职务犯罪方面,却没有设置专门的侦查措施。侦查措施单一、强制力不足,直接影响职务犯罪侦查的力度和效能。 
  (三)强制措施决定权与执行权分离不利于案件侦查 
  我国刑法在刑事犯罪侦查方面规定了五种新的强制措施,而在行使权力上,拘传这一强制措施的执行权由检察机关来负责,对于拘留、逮捕和监视居住方面,检察机关只有决定权且没有执行权,这几种强制措施在被采取的事后哦,检察机关需由公安机关执行。职务犯罪侦查强制措施决定权与执行权的分离,使得检察机关侦查职务犯罪时,采取拘留、逮捕、取保候审及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都需依赖公安机关,不利于案件信息的保密,增加了协调成本,耗费时间和精力较长,影响侦查效率。
  三、完善职务犯罪侦查措施的路径选择 
  针对职务犯罪的特殊性及适应刑诉法修改的新求,想使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只能得到全面发挥的前下高侦查效率,就需对职务犯罪侦查措施继续改进。 
  (一)完善职务犯罪侦查强制措施的配置模式 
  修改后的刑诉法对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进行了进一步完善,为职务犯罪的侦破供手段上的保障。首先,完善拘传的期限和方式。修改后的刑诉法根据司法实践需,对拘传的时间进行适当延长,并增加了必须保证嫌疑人的饮食和必休息时间的规定,将拘传的最长时限由12小时延长为24小时,此次修改既有助于更好地规范检察机关执法办案,又为办案人员获取必的证据供时间和方式上的便捷。 
  但是,现行刑诉法的修改仍不能满足当前职务犯罪侦查工作的实际需。目前,在职务犯罪侦查中,检察机关对大部分职务犯罪强制措施只有决定权,没有执行权。笔者建议,可以借鉴国际上一些国家的做法,完善目前职务犯罪强制措施的配置模式。从国际上看,将职务犯罪强制措施的决定权和执行权均交给职务犯罪侦查机关行使是各国的通例。从我国现有体制来看,受人、财力等客观条件的限制,职务犯罪强制措施配置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分类进行设置。对于拘留、逮捕两项强制措施,办案中实际运用较多,检察机关人力不足,执行起来较为困难,因此,拘留、逮捕两项强制措施仍交由公安机关执行更符合实际。 
  (二)赋予检察机关技术侦查措施的执行权 
  修改后的刑诉法规定,新改进的技术侦查措施主应用在较大的贿赂案件中,或者已经造成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重大案件。通过侦查中的需求,手续也许严格批准。最新修改的刑诉法在立法上确定技术侦查的地位合法性,这便有利于更好的采用技术侦查获取证据。然而,同时刑诉法又规定,检察机关采取技术侦查措施必须交给有关机关执行,也就是说,检察机关对于运用技术侦查措施查办案件只有决定权,没有执行权。检察机关不能执行技术侦查措施,可能会出现一些弊端。一是执行机关对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的具体情况不太了解,在运用技术手段时,可能会遗漏一些关键信息,失去获取证据的最佳时机;二是在检查办理相对复杂和繁重的案件案情时,可能会由于执行机关的拖延或者协助不好影响办案效果,从而使职务犯罪的侦查全局变得被动。因此,笔者建议,应赋予检察机关技术侦查措施的执行权,具体权利可以参考职务犯罪批捕权上一级的模式行使,交由上一级检察机关行使,这样符合我国现在侦查制度体系的实际情况。 
  (三)完善受案环节的监控职能 
  笔者建议,在实际工作中,探索建立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信息共享平台,建立与审计、工商、税务、国土、交通等部门联系的情报监测体系,实现执法信息资源共享,让检察机关能够第一时间了解执法情况,以解决目前司法实践中“有案不移、以罚代刑”的问题。赋予检察机关对行政机关执法活动中有可能涉及职务犯罪情况的监督调查权,升发现和收集职务犯罪线索的能力,切实履行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能。 
  参考文献 
  1程荣斌,王新清,等.刑事诉讼法.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9. 
  2朱孝清.我国职务犯罪侦查体制改革研究.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8.